带QQ和旺旺右侧悬浮在线客服 - 16素材网
QQ:570188144
欢迎到www.byspaper.com订购论文!
欢迎到www.byspaper.com订购论文!

 
 
 

洪涛:我的梦,就是圆别人的梦

 

日期:2010年02月14日 作者:byspaper 编辑:byspaper  
文章来源:www.byspaper.com 论文编号:bys9886 推荐等级:  
文章属性: 青年记者 本日浏览: 【字体:  

关键词:

洪涛:我的梦,就是圆别人的梦


       洪涛:我的梦,就是圆别人的梦

      “爸比,你会看《我是歌手》吗?会呀!那我可以看吗?当然要看啊!为什么呀?因为那里讲的全是勇敢者唱歌的故事……”随着2013年末《爸爸去哪儿》第一季收官和2014年初《我是歌手》第二季推出,这个模仿小孩子语气的段子在网上迅速走红。 

  一个是红遍大江南北的《爸爸去哪儿》,一个是让人为之落泪为之痴迷的《我是歌手》。两个热播节目背后有一个共同的策划人——洪涛。 

  “我的梦想,就是让参与自己策划制作的娱乐节目的嘉宾和观众,追梦并圆梦。”洪涛说。 

  芒果台的音乐“怪咖” 

  其实,早在《我是歌手》和《爸爸去哪儿》播出之前,洪涛就因执导“跨年演唱会”、《百变大咖秀》、《超级女声》、《挑战麦克风》等一系列音乐节目而广为人知。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对音乐的痴迷和渴望。上个世纪80年代,一盒正版磁带要十几元。洪涛家庭条件并不好,为了能听自己喜欢的歌,他把所有的零用钱都攒下来买磁带。“当时恨不能把自己家的房子都卖了,只为买一台录音机。”据他回忆,去湖南一家电台应聘DJ时,发现自己家的磁带比台里的所有带子都多。“当时做节目,很多音乐都是从自己的收藏中挑选出来的。” 

  但追逐梦想和实现梦想中间,往往并非一帆风顺。大学专业是理工科的洪涛,算是纯“技术男”。毕业后的七八年间,他一直在工厂做技术工人。对音乐的执著和热爱让他在湖南电台DJ招聘中脱颖而出。 

  “其实,梦想是一个不断修正的过程。对我来说,不能做歌手,做一个能分享音乐的人也很好。当时做一个电台DJ,也是一种成功。”事实证明,做电台DJ过程中积累的各种知识、能力和人脉,为后来他做《音乐不断歌友会》、《超级女声》和“跨年演唱会”等一系列音乐节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如今的洪涛,堪称湖南卫视综艺节目的“元老级”人物。但在1998年的时候,相比湖南卫视当时风光无限的《快乐大本营》和《玫瑰之约》,他带队制作的《音乐不断歌友会》,还只能算一道“开胃小菜”。特立独行的他,也被视为一个音乐“怪咖”,和主流无关。但就是这个音乐“怪咖”,这个性格温文尔雅、外表充满书卷气的男人,曾带领团队与现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当时的总导演王平一手打造“05超女”这档被认为是“中国电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节目,也曾开创并执导多年“跨年演唱会”这一招牌节目。然而,他并没有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因为他的心中同样有一个梦想:做一档深受观众喜爱的音乐节目,振兴中国音乐。 

  帮小人物实现大梦想 

  2012年底,在别人看来已经“功成名就”的洪涛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放弃担纲多年的招牌节目“跨年演唱会”,筹备一档新节目。《我是歌手》节目方案出炉上交频道领导后,得到高层重视,决定将这档节目作为2013年重大项目在一季度季播。 

  以当时的情况,2013年湖南卫视“跨年”、“春晚”正在火热筹备,在外部竞争日趋加剧的情况下,湖南卫视能否抢占先机夺得“开门红”,为电视湘军“提气”,显得尤为重要。 

  好在《我是歌手》节目一经推出,随即引发市场、业界、商家的强烈反响。一致称道的口碑带来的不仅是湖南卫视继“05超女”之后又一档“现象级”季播大型活动品牌和蜂拥而至的广告合同,更是对湖南卫视创新实力的有力证明。在湖南卫视2012年受“限娱令”的影响,收视率急剧下滑的危难时刻,《我是歌手》让湖南卫视的收视率再度夺回省级卫视第一的宝座。 

  在许多人看来,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我是歌手》的一举成名看似顺风顺水。其实,在取得成功的背后,由洪涛领衔的制作团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我们对这个节目做了一年半的调研之后才最终决定引进,就是因为要做好它实在太难了。”洪涛透露,最大的难点在于顶级实力歌手的邀请和节目模式的消化两个方面。 

  在艺人邀请方面,因为中韩娱乐环境、演出市场、艺人生态极大不同,节目的目标歌手几乎都是华语歌坛较具知名度的明星,他们不缺舞台、不愁市场,尽管这个节目会带来曝光率、话题的关注,但同时也必须直面排名、淘汰带来的风险。节目初期采取广撒网的方式联系各路符合节目要求的实力唱将,稍有知名度的在线艺人几乎全部都拒绝了节目组的邀请。 

  洪涛说:“为了邀请这些实力唱将加盟,导演组在背后做了大量工作,花费了数月时间飞往各地直接拜访歌手去游说,在我们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在节目模式的消化上,导演组所面临的困难就更大了。“我们节目中共调用了38台摄像机无死角拍摄,技术团队来自中日韩三国,但其实当初购买节目版权时,因为韩版节目也推出不久,对方无法按惯例提供‘制作宝典’,这无形中给我们在模式消化上造成了很大的障碍。”洪涛说,“但我们湖南电视人就是有这么一股劲,叫‘敢为天下先’!我们常说‘不创新,毋宁死’,事实证明只要肯付出就一定有回报。” 

  洪涛足以称得上是当下国内最顶级的综艺节目导演。然而,洪涛本人更看重的则是他的节目为中国音乐带来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我是歌手》走红后,很多上节目的歌手,比如黄绮珊、周晓鸥等人,之前本已放弃歌唱之梦,梦想却因此再次被点燃;而观看节目的歌迷,大呼过瘾,也圆了心中的音乐之梦。 

  “‘跨年演唱会’是做一晚,虽然会有很多效果,但那只是瞬间的绚烂和璀璨。而《我是歌手》对人产生的感动和影响可能持续三四个月,甚至一辈子。为什么不用同样多的钱去做一个能一直感动和影响人的节目?”洪涛说。 

  “我坚信:小人物只要坚持实干一样可以实现梦想!作为一个热爱音乐的电视工作者,我和我的团队其实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利用自己的专业,发挥一技之长,希望能为中国音乐多做些事。”洪涛说,自己做节目始终坚持三个原则:一是坚持节目形态创新,二是坚持演出必须真唱,三是为歌者提供一个圆梦的平台,不管是来自草根的音乐爱好者,还是已成名的专业歌手。 

在他看来,只要坚持这三点,中国音乐界就一定能人才辈出,中国的音乐行业就一定能始终保持活力。

  勇敢追求“真实”和“正能量” 

  娱乐节目如何才能打动人、影响人?在国内娱乐节目层出不穷的年代,恐怕可以从获得收视冠军的《爸爸去哪儿》中寻找答案。 

  “聚焦所有人都会关心的亲子关系问题”和“真实还原生活”,这是洪涛给出的回答。 

  据他回忆,有一次,《爸爸去哪儿》摄制组在宁夏沙坡头拍摄。烈日当头、满眼荒漠,条件非常艰苦。受不了满身沙子的田亮偷偷问工作人员,能不能第二天找地方去洗澡。结果大家都假装不知道,照样拍摄,一直坚持了三天,就是为了保证节目的真实性。再如刚开始录节目时,田雨橙一直哭,田亮在节目中忍不住变了脸色,他忍着火气说:“回家再教训你。”这个细节被保留下来。这就是《爸爸去哪儿》要呈现给观众的东西:爸爸在节目中也有无奈的时候。这样做好还是不好,观众自己会去判断。我们做的是真实记录孩子的童真,而不是一味地放大冲突。 

  节目整个过程都是真实拍摄,大家的反应都是真实流露。只是在后期剪辑过程中会对素材进行适当删减,为的是更真实的记录。真实来自对现场细节的捕捉。40多个机位,百余名工作人员,每期1000多小时的素材,很不容易。摄像师是最辛苦的。洪涛说,跟田雨橙、天天、石头的摄像师要端着机器不停地跑着跟拍,一天下来累得筋疲力尽。他们还会遇到从骆驼上摔下来或被骆驼踢到的情况,但从没人喊累或抱怨过。 

  《爸爸去哪儿》既呈现孩子的真善美,也呈现孩子的缺点。这也直接导致出现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孩子因在节目中暴露缺点受到网友攻击,有的妈妈因此而喊着要退出节目拍摄。洪涛说,自己当时“快要疯了”。为此,他常常要边指挥拍摄,边用短信做安慰和疏导工作。“一条短信都是千字以上,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打,一编就是一小时。”最后,妈妈让孩子坚持参加完节目。事实证明这些孩子也非常受观众喜欢。 

  有一期节目中,田雨橙对忘了自己生日的爸爸田亮说出“生日快乐”。有人质疑,这么戏剧性的情节一定是节目组安排的“彩蛋”。事实上,这是在上千小时的海量视频中“淘”出来的亲情片段,让很多观众的心都融化了。 

  这种正能量的传递引发了全社会对亲子教育的讨论。有人说,看到郭涛和石头父子的相处,才感觉到严厉中也要有温柔。而王岳伦对王诗龄的教育也让网友感慨要“抓大放小,让孩子感到满满的爱”。有网友甚至表示:“看完节目后,很想早点结婚生子。”洪涛坦承,自己没想到节目产生这么大的社会影响,当初只是觉得“只要让大家在轻松、快乐、感动中感受到正能量,有所启发和思考”就够了。 

  洪涛不是为了用明星而用明星,而是让大家有机会看到他们平常看不到的一面,激发更多人观看的欲望。做节目时,会更多考虑选手的合适性。比如《爸爸去哪儿》在选角色时,面试过上百人。之所以选出这些来是因为他们的典型性。比如张亮父子,洪涛觉得他们之间“哥儿们”一样的相处方式很特别。王诗龄虽然很小,有时有小脾气,但情商很高,有时像个小大人。其实,在节目拍摄中,围绕在明星身上的光环一点点褪去,还原到爸爸身上爱的力量却越来越壮大。明星只是一个点,洪涛更希望的是观众从真实的节目中得到正能量。 

  为“掏出生命唱歌”的人流泪 

  有人诟病中国电视节目总是从国外引进,缺乏原创,其实现在的引进模式是在缩短中国电视制作和世界制作的距离。这需要一个学习和适应的过程。 

  还有很多人对原创的理解是表象的,认为一个模式就是一个点子。点子确实很重要,很多导演有想法,但因为没有合适的手段和模式,就难以实现。有了模式之后,对节目精神内核的理解和团队的制作力量和实力是非常关键的。有句广告词“你可以模仿我的脸,但是不能模仿我的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洪涛说,《我是歌手》与韩国原版节目相似的是精神。韩国版除舞台表演外,真人秀味道十足。歌手接受任务时心理上的微妙变化、歌手之间对于现场发挥真性情的“调侃挤兑”、明星经纪人互相打探敌情乃至口头掐架,所有参赛者的个性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我们更多的精力放在音乐本身。比如更侧重歌手备战认真的情况、现场观众情难自控的场面等。韩国节目更像流水账记录。我们是用情感情绪勾连故事,人物的命运感和故事感会把观众抓住。他们的更像散文,我们的更像小说。这也是一种创新。 

  《我是歌手》节目,追求的是一种对音乐的极致表达。因此,洪涛在挑选歌手时考虑的唯一标准是他们的实力和现场感染力。他们也许不是这几年活跃在歌坛一线的,但都是在行业中拼搏过奋斗过挣扎过的、得到大家认可的歌手。洪涛说,我们希望观众在听歌收获感动的同时,能感受到他们在行业中的精神和在比赛中迸发出的能量,能从他们的经历中感受到他们对人对事的执著态度和做人的内在精神。《我是歌手》第二季在节目形式上不会有太多变化,但选的一定是现场最有感染力的。我们希望打造一个“歌唱高手的奥运会”,顶尖歌手同台竞技,胜负难分,实现艺术的极致。 

  与《中国好声音》的“草根追梦”不同,《我是歌手》聚焦“真正的歌手”。能够有勇气走上这个舞台,面对可能被淘汰的压力本身对他们就是一个挑战。“他们不管在过去的拼搏奋斗中还是在台上的忘我比赛中,都迸发出一种积极向上的能量。希望观众在享受音乐的同时,也能汲取他们身上迸发出的正能量。” 

  其实,洪涛做节目的理念也是他本人性格的写照。理性的洪涛,也有动情落泪内心柔软的时候。“他是掏出生命在唱歌。那一刻,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个不停。”他回忆起韩国原版节目《我是歌手》中最打动他的音乐人——演唱《诸位》的仁宰范。年过半百的仁宰范,头发和胡须已白。在这一首描写友情的深情歌曲演唱中,他的歌声穿云裂石。歌曲的高潮时刻他浑身战栗,捶着胸口,单膝跪地,眼神中满是感激。说起这段场景,洪涛禁不住两次拿起纸巾擦拭眼角的泪水。“我当时想,一定要做出这样的节目,让所有观众都被这种人性的力量所感动。” 

  “我觉得自己是被责任感逼着走的。做好当下的事,下一个机会就会到来。”洪涛天生喜欢接受新鲜事物,因为“这样可以看到很多东西的美好”。 

  洪涛不喜欢过多地说自己的经历,他最感谢的是他的工作平台和身边的团队。他常说:“每个人的成长,不是你个人能力有多强,而是看跟谁在一起。要对得起信任你、对得起跟你一起打拼的人。” 

  洪涛:湖南卫视总导演。1991年,担任湖南经济广播《金曲排行榜》等主持人;1998年,执导湖南卫视《音乐不断》、《音乐不断歌友会》;20042006年,执导《超级女声》,并执导20052007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20072008年,执导《舞动奇迹》;2009年,执导《挑战麦克风》;2010年,执导《快乐男声》、《湖南卫视春晚》;20112012年,执导“跨年演唱会”;2012年,执导《百变大咖秀》;2013年,执导《百变大咖秀》、《我是歌手》,监制《爸爸去哪儿》。


搜索相关:

 

 

会员登录

可以随时登录即使查看您的资料的销售信息 “现场直播式”查看您的论文销售记录统计系统自动记录,无人工干预,确保信息真实
发表论文,快速致富
本站诚征各种毕业论文、学术论文。您只要将论文提交到本站,您就可以享受到终生著作权收益。具体版税计算方法为,请看详细信息>>

 

在线客服